媽媽與表弟的姦情


作者:ggtt
第一章
我生長在一個三口之家,十多年前,我家還住在木屋裡,經過幾年的努力,媽媽用通過向阿姨借款,和當年通過阿姨老同學的關係做了幾年的會計,積了點錢,我們住進了新村。
雖說媽媽會精打細算,但這一次,著實讓我家化了個底朝天,爸爸已外出打工,其他錢已經還了,但欠阿姨的錢還是要還的,媽媽原來那份工作已沒有了,只是在家裡面照顧我。而我阿姨和姨父則長期在省城做生意,照顧表弟和我的擔子只好由我媽來挑了。
距離高考還只有三個月了,而表弟又受傷了,所以阿姨又打電話來我家叫媽媽去表弟家照顧他,說表弟受傷了行動不方便,叫我過去幫他買書。
這天下午,我來到表弟家。
“來啦。”表弟在我面前是很冷淡的,“我媽在省城寄錢來了,就是那本XX學複習參考。”說著就將錢給了我。
“兒子啊,你快點去買那個參考書嘛,現在就去買吧!”媽媽催促著我。
“姨媽,我要吃肉包子,快點給我吃吧,我先去洗澡間了。”表弟說著,就向洗澡間走去。
我拿了錢就出去賣書了,因為我也不太愛讀書,所以走不遠就找個IC電話亭打了個電話給朋友問他要去哪裡買。
“你有病啊,今天三十號,新華書店盤點啊!開玩笑。”朋友笑著對我說。
“對,還好你提醒,不然就麻煩了。謝你了,那再說吧。”掛上電話我又回表弟家了。
回家時卻發現,表弟家的已經鎖了門,不會吧?我才到外邊幾分鐘,他們都走了!還好我還會爬牆。
我進去後卻發表弟的摩托車還在園子內,走近一些還聽到兩個人的在洗手間發出聲音,燈還是亮著的(因為表弟家的新村廁所窗戶的設計是靠在樓梯的),廁所門是反鎖著的。我大著膽子走過去,輕手輕腳的找了個東西墊腳,頭偷偷的伸到上面裝著排氣扇的窗戶上看,裡面的景象差點讓我叫了出來。
兩個赤裸裸的人在裡面,不可能是其他人,【】只能是他們——我的媽媽與我的表弟。兩個人的全身都是水,一米八幾的表弟抱著一米六三的媽媽,讓媽媽顯得是那麼的嬌柔。
“姨媽,我要吃肉包子,姨媽做的菜和姨媽身上的肉包子一樣好吃。”表弟說著從後邊握住了媽媽的肥乳玩弄起來。怪不得表弟整天說媽媽做的菜不錯,今天還什麼肉包子的,原來是這樣啊!
媽媽的頭髮已經盤了起來,表弟在後邊吸吻著媽媽雪白的後頸,在吸吻的同時還輕咬著,兩隻手握著媽媽的雙乳;媽媽好像很舒服一樣,兩隻手撫摸著表弟的雙手,兩條大腿相互摩擦著,因為摩擦雙腿,媽媽的右腳還輕輕提起,只有大拇指在地上。
表弟的一雙食指在媽媽的一雙乳頭上逗弄著,並輕咬著媽媽的耳垂,媽媽爽得鼻中哼出了快樂的春歌:“啊……嗯……嗯……”
表弟還是左手握乳,右手則伸到下邊,因為表弟身高臂長,他一伸手就摸到了媽媽的小穴處,媽媽本來併起來的雙腿併得更緊了。表弟用右手的中指伸進了媽媽的小穴,往裡面捅著,媽媽因為陰部被手指玩弄,下邊已開始濕了,當她想記忘情地叫出來時,表弟已經將嘴湊了上去,封住了媽媽的淫嘴,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總的來說,還是表弟吸舔著媽媽的舌頭。
媽媽這時已放開了雙手,一隻手反手勾住表弟的頭,另一隻手向後反抱著表弟的屁股,媽媽的的屁股很大,感覺過去挺有肉的,但卻是那種看過去很豐滿型的可是又不會胖的那種。表弟的肉棒與媽媽的屁股不停地輕觸著,這種感覺令兩人都享受極了,這時整個浴室中充滿著兩人因吸吻而發出的淫蕩的吸舔聲與媽媽的哼吟聲。
因為表弟打球受了傷,裡邊有一張讓表弟洗澡時坐的椅子,表弟坐了上去,並打開了雙腿:“林秀琴,過來,給我舔一下。”
媽媽遲疑著,在表弟再向她吼了一聲後,只能跪在表弟的胯前,將表弟的大肉棒吸進了口中。
“又不是第一次了,姨媽,都第十次了,還是這麼害羞。”
媽媽這時已顧不說話了,她的口中剛好容得下表弟的肉棒。感覺上,表弟的肉棒比我大得多,想來這是表弟家的伙食比我家的好吧!
“記得我怎麼教你的嗎?”表弟對媽媽說。
只見媽媽用左手握著表弟的大肉棒,右手按在表弟的大腿上,只是將表弟肉棒的前部吸進口中,她用舌頭在表弟的龜頭上打著圈,舌尖頂在表弟的馬眼上,表弟則握著媽媽的脖子,開始喘著氣。
媽媽將表弟的龜頭吸進口中,又輕輕吐出,但又不全部吐出,嘴唇還與馬眼沾著,表弟爽得開始大聲地喘著氣。表弟又向下坐了點,讓他的下邊雙丸突出,媽媽會意,將表弟左邊的睾丸吸進口中,左手則握著表弟的大肉棒套弄著。
“姨媽,吸完左邊,右邊的也要啊!”
聽完表弟的話,媽媽忙將口中的睾丸吐出,將右邊的吸進口中。
這時的情景令我想起了半個月前,表弟因打球受傷進醫院的一幕。
那天我去送飯,在單人的病房中,媽媽正在幫表弟擦著身子,手還握著表弟的肉棒,那時我才發現表弟的肉棒勃起時竟是那麼大的。
表弟那個時候生病是不可以下床的,所以大小便都是我媽親手負責的,媽媽在幫著表弟擦身時,還不時地將耳朵湊到表弟口邊,好像聽表弟說話,兩個人的親密程度已讓我感覺到有點不對,原來有這樣大的關係。
“林秀琴,你的口技越來越好了。起來吧,坐到我腿上來。”表弟笑著對媽媽說,說著便拉起了媽媽,這時,他的肉棒與雙丸已全部沾滿了媽媽的口水。
媽媽張開雙腿坐在了表弟的大腿上,表弟一張口,就將媽媽的右乳吸進了口中。媽媽的右乳被除除輕吸著,鼻中發出“嗯嗯”的哼吟聲,左手用臂彎夾著表弟的頭,左手插進表弟的頭髮中,右手則輕撫著表弟的耳朵、脖子和臉。
表弟將媽媽的整個乳房吸進去用牙齒輕咬著,吸完這邊的,又吸另外一邊;下邊的手也沒有閑著,抱著媽媽的屁股,要她一前一後地聳動,與他的肉棒及大腿摩擦著。
當媽媽的雙乳上都沾滿了表弟的口水後,表弟將媽媽拉起:“姨媽,我要進去了,來幫幫忙啊!”
媽媽則握著表弟的肉棒,輕輕地坐了下去。當表弟的肉棒完全插進媽媽的肉穴時,媽媽長舒了一口氣。
表弟抱著媽媽的腰,像打椿機一樣要媽媽上下套動,並拉著媽媽的雙手,要她雙手抱頭,他則托著媽媽的雙手,將舌頭伸到媽媽的腋下,用舌尖舔著媽媽腋窩。在我這個角度,媽媽雙手抱著的姿勢真是太美了!表弟就像一頭小狗一樣,下邊在操著媽媽,一邊則用舌頭舔著他能夠舔得到的地方。
媽媽明顯也被他的舌技所吸引,上邊擺動著身子配合著表弟的舌頭,下邊用力地與表弟的肉棒結合著。有幾次,因為用力過度,媽媽差點掉到地下,還好,表弟眼明手快,拉住了媽媽。
“康康,坐外邊一點。”表弟依言坐了,媽媽的一雙豐滿的大腿立即盤在了表弟的腰部,兩人的下邊結合得更緊密了。表弟埋首於媽媽的乳溝當中,媽媽則肉緊地抱著表弟的頭,就像想將他完全壓入自己的身體中一樣。
媽媽的情緒已完全給引發開來,她已全無顧忌地開始高難度聲地呻吟,屁股配合著表弟的雙手,用力地撞向表弟的胯部。
“康康,用力!快用力!姨媽要你的大肉棒……上我。我是你的女人,我要你操死我……啊……天啊!”媽媽語無倫次地叫著,突然停了下來,顯然媽媽已來了第一次高潮,這更剌激著表弟。
“姨媽,剛才表哥走時,我要上你的時候,你不是說不要的嗎?現在又想要啦?”表弟也高聲地大笑。他將媽媽的推開,要媽媽將椅子拉到洗澡間的鏡子前邊,他還是坐在椅子上,媽媽則趴在洗臉的衛具上,面朝鏡子,背向著他。
表弟一掌打到媽媽的屁股上:“坐下來啊,姨媽。”他望著自己的肉棒,將媽媽兩邊屁股的肉用力拉開,讓小穴張得更開,他用力向前一頂,肉棒已全部進入了媽媽的肉穴當中。
因為經過了剛剛轉換位置的短暫休息,表弟本來已經想射的肉棒又重新回復了活力,像一根木棍子一樣又長又硬。表弟的舌頭在舔完媽媽的前邊後,又開始舔著媽媽的後背,下邊有肉棒頂著,後背又被溫柔地剌激著,媽媽彷彿全身都是性感感帶,表弟的舌頭無論舔著哪一處,都可以調動起媽媽的性趣。
表弟不停地操著媽媽,並拍打著媽媽嬌美的臀部,他的腰部與媽媽的屁股相互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響;媽媽的雙乳像吊鐘一樣垂下來,雙眼迷離,如痴如醉。表弟望著鏡子裡媽媽的騷樣,忍不住站了起來,將媽媽拉起了一點,從媽媽的右腋下鑽出,用力地咬著媽媽的右邊乳房,左手則狠命地抓著媽媽的左乳,像要將左乳扯下來一樣。
媽媽的嬌浪呻吟變成了略含痛苦的悲叫,但表弟對這種叫聲似乎更是喜歡,咬完兩邊的乳房,就將媽媽再拉起一點,再次與媽媽吸吻起來。因為表弟比媽媽高得多,所以他在與媽媽吸吻時,絲毫沒有影響到他下邊操媽媽的力量與速度,反而是媽媽兩邊同受剌激,更有點招架不住的感覺。
表弟在操了媽媽二百多下時,他將媽媽本來盤著的頭髮解開,將媽媽按下,他左手拉著媽媽的頭髮,右手則用力握著媽媽的肩膀,媽媽也配合著將屁股向表弟的肉棒撞去。可能是媽媽的體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向後頂的速度也慢了下來,表弟用力地拉著媽媽的頭髮與肩膀,自己則用力前頂。
“動啊!林秀琴,你這騷貨,怎麼啦?沒力了吧?操死你!操死你!……”表弟狂暴地叫著。想不到平時戴著個眼鏡、像書生的表弟還有這麼暴烈的一面。
“康康,姨媽痛啊,快放手……天啊!不要……啊……不要啊……”媽媽那略帶哭音的吟叫更令表弟興奮,他再狂操了媽媽一百下之後,趴在了媽媽背上,這時媽媽也無力地趴在洗臉台上,不會動了。
這時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息,站在那裡呆住了。媽媽先站起來,她要表弟坐下,開始幫表弟清理下邊的大肉棒,她無意間地向排氣扇這邊一望,突然臉上閃過一絲驚慌的表情,我覺得她已望到我了,這令我想起了一些電視裡捉姦在床的景像,我覺得現在是要走的時候了。
我重新到了屋外,等了大約兩分鐘,才在外邊叫表弟和媽媽。裡面傳來媽媽有些激動的聲音,問我幹嘛,我說我回來了,可是媽媽說讓我等一會。
過了一會兒,我表弟下半身只包著浴巾出來,而我媽又過了一會兒才出來,我發現她身上衣服也是濕的,而那種是因為洗完澡身上的水擦乾了,穿上衣服後還是會有水滲到衣服上潮潮的感覺。我也只能心照不宣地告訴他們書店沒開門,明天再去的消息。
既然我認為媽媽已望到我了,所以我決定我一定要找媽媽問個一清二楚。
第二章
當天下午我就回家了。晚上八點多,媽媽也回來了,當她望到我在客廳裡等她時,她知道一切都瞞不過了,她主動地走過來。
“兒子,媽……”
我一揮手打斷了她的話:“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啊!”
媽媽也不答話,拉著我到了她房間。
“兒子,媽是被迫的,要不是那一次,媽媽也不會……”接著她又沉默。過了大約十分鐘,她長吸了一口氣:“事情是這樣的,你還記得媽媽和芳姐去XX俱樂部舞廳的事嗎?”
我點點頭。